欧元汇率转换网




李迅雷:积极财政政策面临的挑战+诺德外汇

外汇开户

  原标题:积极财政政策面临的挑战

  来源:李迅雷金融与投资

  基本结论:

  8.6%:2020年广义赤字率创新高。2020年公共预算实际超支6.3万亿元,对应的赤字率应该在6.2%,如果将公共预算和政府性基金加总作为广义财政,全年合计超支8.7万亿元,占GDP比重达到8.6%。从收入端看,公共财政收入下滑符合预期,国有土地出让权收入连续5年保持两位数增长,土地出让收入和地方本级财政收入比值上升至84%,土地财政依赖严重。

  负债率大幅上升背后:积极财政托底有余,刺激不足。不同于以往面对危机时的强刺激,2020年赤字增加主要是为了保民生、保主体、保基层运转等。支出结构体现出“压一般、保重点”特点。各级政府过紧日子,一般性支出被明显压降,基建相关支出增长缓慢。同时重点领域如卫生健康、社保就业、住房保障支出等得到有力保障。此外,政府债务付息支出接近1万亿元。

  盘活存量捉襟见肘,弥补收支缺口依赖跨账簿资金调入。除发债外,平衡预算主要有三个途径。一是多渠道盘活国有资源资产增加收入,二是加大各类结转结存资金使用力度,经多年“挖潜”之后,这两类途径受限。三是增加从政府性基金预算和国有资本经营预算调入资金的规模。2020年政府性基金超收2.3万亿元,大部分预计调入一般公共预算。

  结构性问题可能导致积极财诺德外汇政面临挑战。1)分税制背景下,地方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不匹配,“吃饭财政”成为不少经济欠发达地区的普遍现象,地方财政压力不断上升。2)专项债对于基建的拉动效果并不理想,主要因为按照自身收益与融资能够自求平衡的要求,符合条件的项目不足,制约了资金使用效率。3)2020年末地方政府债务率接近100%,如果考虑隐性债务,不少财力紧张的地方政府诺德外汇可能连支付利息都有困难。近期地方再融资债累计发行接近5000亿元,但真正用于置换隐性债务的规模可能有限,大部分仍属于政府债券借新还旧,化解隐性债务难以依赖中央兜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