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元汇率转换网




市场分析:人民币大幅升值 企业拆招应对汇率大震荡|卢布兑人民币

外汇开户

  作者: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金融分析师 潘镜宇

  当前我国人民币偏向单边升值持续3个多月,升幅接近4000点。年内至今人民币上半年四升四贬阶段波动符合双边走势原则与定力,但5月底突然由贬转升急速突发,超乎预料与超出规律,5月27日离岸与在岸人民币分别跌至7.19元与7.17元,这是截至目前最低水平,或也将成为全年最低。随即人民币掉头升值,7月9日在岸人民币升破7元关口,8月26日突破6.90元关口,9月15日再突破6.8元关口,汇率水平创去年5月以来新高。截止目前,在岸人民币尽管有所回贬,但依然徘徊在6.76-6.77元附近。

  此轮人民币升值表面是对标美元贬值不得已,但后期人民币升幅远超美元跌幅,人民币复杂性凸显。现阶段人民币仍是本币,外汇管理制度依然严谨有序,人民币投机性特征与新兴市场货币被市场炒作仍是现实风险。

图为今年在岸人民币走势图为今年在岸人民币走势

  从2015年“811”汇改至今,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振幅扩大态势逐渐加强,这是迈向可自由兑换货币与国际化进程的必然。然而换个角度看人民币宽幅波动,这却是外贸企业遭遇的严峻冲击波,外汇风险管理面临严重考验。近3个多月人民币升值令我国企业可谓几家欢喜几家忧,喜是进口型企业购汇需求,人民币升值减轻不少压力,忧是出口企业结汇需求,人民币升值挤掉利润收入。

  当下诸多外贸企业面对人民币异常偏激升值,账面恐慌心理导致焦躁忧虑经营风险加大,面对账面外币存量的结汇,对标即期汇率损失严重,进而汇率管卢布兑人民币理短期化或局限性凸显紧张。外贸企业如何有效规避汇率风险实现保本保值,尤其疫情不利外贸背景下企业又如何透过汇率波动争取收入最佳,以下几点建议值得企业参考。

  其一,企业急需建立常规的外汇管理方式。现阶段我国企业越来越多参与到走出去、一带一路等贸易往来,但现实则是全球疫情封闭、贸易争端制衡以及金融价格极端效应关联紧密,企业传统且局限的财务会计管理、套路和僵化资金管理方式已经无法应对汇率震荡加剧局面,汇兑损失严重阻碍正常业务和经营前景。目前看,无论是海外市场成熟与财务团队实力雄厚的上市集团企业,或是尚在持续发展主业却缺乏金融专业和汇率认知水平的中小微企业,面对汇率波动率加大的现实,企业完善更加合理的外汇管理制度提升版至关重要。企业外汇管理制度应从上至下、由宏观到微观结合业务涉及出口国、货币对、周期性、业务量等外汇用途与操作多角度的计划、规划。企业行政方式强制财会业务转型升级是适应外汇风险亟待解决之大事。企业加强关注汇率,提升外汇风险防范意识,加强外汇率专业性是企业重要改变与突破的重要任务与方向。

  其二,企业应重视汇率核算和预期管理模式。进出口外贸必然涉及汇率,“811汇改”前,人民币汇率单边波动为主,企业容易做好控制成本和定价。然而,当前与未来人民币汇率越来越市场化的双向波动且单边极端行情突变十分显著,企业未来业务订单需要重视且加强汇率成本与产品报价管控。首先企业应及时根据订单与汇率变化调整自身成本评估。此轮人民币升值由7.17元至6.75元,如企业不及时调整汇率成本则将直接承受超4000点的波动损益,这直接涉及业务收益和运营成本。其次,产品定价或报价变化更需要前瞻性、跟踪性、实时性和有效性的预期判断,企业有准备应对是成本界定之后积极有效的应对必须之策,而并非只看市场供需关系,汇率波动高低任有损失搅扰信心心理。因此,企业应根据参考预测与汇率变化调整报价、迂回阶段等方式转移或消化汇率风险,而这是目前我国企业普遍欠缺的经验。当然,在此也需要提示突发性调价客户往往难以接受,若结合市场前瞻预测提前沟通,以企业外汇专业性的预见或许更容易获得客户理解,但这就涉及到企业对日常当中对汇率的关注程度、趋势性的评估。

  其三,企业应与时俱进阶段性寻求避险方式。目前诸多企业面临日益严峻的汇率问题,主要集中在如何避险,何时避险,怎样避险三个方面。因此,企业阶段性通过不同方式与周期避险组合策略也是外汇风险应对的重要环节。企业汇率避险为两部分——保值和增收。保值目前主要以远期为主,无论出口或进口最终操作在银行。但银行是以跟随即期行情为主,并加入银行点差形成最终报价,如市场短期单边行情有所加速则银行报价会随行就市加码。尤其出口企业应在偏贬值阶段考虑中长锁汇,偏升值阶段可考虑根据资金需求适量短期锁汇或即期结汇,这都可以增强保值效果。进口企业操作则与出口企业相反。与此同时,根据升贬周期的不同,企业应制定阶段性资金操作比例,制定不同的策略。目前银行可选择产品较多,但基本是以期权性质的组合产品为主,可分为稳健型和风险型。企业需要根据自身周期性需求,更全面加强了解不同产品的用处和收益,更重要的是全面评估企业需承担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