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元汇率转换网

欧元升值有理吗?关注风险压力 反弹上升难以维系|原糖

外汇开户

  作者: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分析师 张正阳

  近日欧元兑美元汇率最高至1.1452美元,为今年3月1.1496美元之后第二次跃上1.14美元。但是透过欧元区经济与政策效应并无力支持这种水平出现,反之受制美元贬值诱因或是主导因素之一。由此,值得思考汇率基础要素经济作用的影响,也由此联想货币经济合作与机制框架的作用与作为。加之近期克罗地亚与保加利亚获准加入欧元的信息引发热议,这进一步使得欧元区事态与未来更加扑朔迷离。

  汇率比较间的经济反差疑惑

  欧元区1999年作为利益共同体统一货币之后高企1.1735美元面世,被外界热拥为高价货币,因为这种水平毕竟脱离欧元创立之初的欧元10国基础。随后好景不常,一年后欧元0.8220美元的价格至今为最低水平,甚至2008年金融危机也并未达到当时绝大多数货币原糖触底之水平,反之欧元在随后的欧债危机之后却反其道而行之创下有记录以来最高1.6035美元的水平。面对这种大起大落反复震荡的汇率,欧元区主要成员国经济比较的差异与非议十分重要。

  1999年作为第一批进入欧元区的德国、意大利经济走向不凡主导成员国的特性,尤其德国在欧元区乃至整个欧洲都占据着主导和不可替代的作用。作为欧洲经济实力最强的国家,德国虽2019年经济同比实际增长率仅仅只有0.6%,但4.63万美元的人均GDP数据在欧洲名列前茅。而反观意大利自加入欧元问题便层出不穷,经济增速虽有起伏,但总体尚能维持正常水平。而进入新世纪以来,欧元区GDP年化增速要达到2%,这对意大利经济来讲非常困难,意大利的经济平均增速几乎位于全球非站乱国家地区末尾,这样的经济表现与德国形成鲜明的对比,进而也是欧元人心涣散、政策分歧以及危机四伏的基础与背景。

  笨猪国家未来何去何从难预料

  与德国和意大利同一时间进入欧元区的西班牙和两年后进入欧元区的希腊受债务危机的影响更为严重。这两个国家被称之笨猪的理原糖由在于经济乏力与表现很差。自2009年希腊经济的真正面纱才逐渐被揭开,财政赤字、债务危机的风波使经济本不富裕的希腊雪上加霜。而加入欧元的希腊本想在欧元区里谋得福利,大力发展其旅游业,但事与愿违经济增速并未达到预期,反之指标超标与难达标是焦点与问题危机所在。虽然西班牙本属于发达国家行列,经济总产量在欧盟也能占据一席之地,但金融危机和欧债危机的负面影响使得近年西班牙经济大幅下滑,难以好转,经济以达不到经济大国行列并不足以难以维系欧元执行指标的作为。

  东欧国家加入欧元区意在何方

  备受关注的立陶宛2015年加入欧元,之前其采取了一系列经济紧缩措施,经济增长率维持在3%左右。但加入之后则好景不长,入欧后实际经济现状与日剧下,在欧元区国家经济排名也难离倒数。虽然前期立陶宛加入欧元区对本国经济而言利好不言而喻,但从GDP增长率数据不难看出,除欧债危机与疫情影响两个时段,其加入欧元后GDP增长率基本稳定在1%左右,并不及原来经济态势。反观为加入欧元区而冲刺的克罗地亚GDP增长率参差不齐,甚至负增长局面屡见不鲜,稳定性与持续性严重退化局面。克罗地亚和立陶宛同属欧盟经济较弱国家,而加入欧元不仅受到指标约束的压力,并且难以获得欧盟和欧洲央行有关经济方面的援助,这对常年经济倒数的两国而言无疑是一种更大的打击与压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