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元汇率转换网

拉美汇率之殇:去美元化受挫 效仿欧元区前途未卜|货币基金怎么买

外汇开户

  拉美汇率之殇:“去美元化”受挫,效仿“欧元区”前途未卜,出路何在?

  来源:云核变量金融交易

  2020年第一季度,不少拉美国家货币兑美元纷纷大幅贬值:墨西哥比索贬值32%,巴西雷亚尔贬值32%,哥伦比亚比索贬值24%,阿根廷比索贬值9%。

  这么大的贬值幅度,相当于一些国民财富被洗劫一空。走向绝望的,不光是马尔克斯笔下的布恩迪亚家族,还有拉美的经济和汇率史。

  2020年当地时间4月17日,国际信用评级机构穆迪将墨西哥的国家主权信用评级下调至“Baa1”。墨西哥去年的经济增长率下滑至0.1%。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墨西哥今年的经济恐会后退6.6%,全球投资银行甚至预测会出现高达7~8%左右的负增长。

  美元兑墨西哥比索4月跌至新低25.77。上周四,墨西哥央行宣布降息50个基点至5.5%,为2016年11月以来最低利率水平。预计未来六个月内,墨西哥央行还会再度降息。

  同样大幅贬值的还有巴西雷亚尔。美元兑巴西雷亚尔截至目前,新低为5.99。巴西圣保罗州长称,目前有两种病毒正在对抗,一种是新冠病毒,一种是“博索纳罗病毒”。随着许多欧美国家疫情已被控制,巴西却将迎来疫情爆发的高峰,公共卫生危机继续深化。

  巴西央行5月6日宣布降息75个基点,降息幅度大于外界预期。此次降息为巴西央行去年7月以来连续第7次降息,利率水平已降至1999年以来的新低。预计巴西今年经济降幅将创至少半个世纪以来最大。

  即使是2019年人均GDP达15801美元的阿根廷,也未能逃过货币大幅贬值。2020年4月22日,阿根廷出现了第九次债务违约。除了债务违约,阿根廷比索的汇率也崩不住了。2020年5月初,美元兑阿根廷比索已经跌破67。

  更为戏剧化的还有哥伦比亚,5月10日,哥伦比亚航空提交破产申请,拟通过破产重组解决债务问题。哥伦比亚航空是至今为止历史货币基金怎么买最为悠久的航空公司之一,成立于1919年12月5日,年限仅次于荷兰皇家航空。此次提交破产申请距其“百岁诞辰”仅过去了几个月的时间。

  2020年年初,美元兑哥伦比亚比索还可以维持在3300,截至目前的最低点已达4217。

  2020 年,受国际油价大幅下跌的影响,以原油为主要出口商品的拉美国家经济受到了重创,从而加速了短期内汇率贬值。

  哥伦比亚可能是因油价对汇率造成冲击最大的国家之一。哥伦比亚经济增长依赖石油收入,外债以美元支付,财政收入结构脆弱。在油价暴跌的冲击下,哥伦比亚股市更是一度下跌10%,市场暂停交易,哥伦比亚比索同日也暴跌至历史新低。

  对巴西来说,由于巴西石油类进出口总额差距较小,油价大跌对外贸收支影响较弱。但石油公司利润下降,反应在了暴跌的国家石油公司股价上。同样对石油公司打击重大的还有墨西哥。

  汇率贬值的中长期原因为政权动荡所致。政局波动加剧经济风险,经济风险与货币政策滥用又导致汇率暴跌。

  以巴西为例,近十年的政局比《纸牌屋》戏剧化得多。2011年上任的女总统罗塞夫2016年因“挪用国有银行资金、包庇腐败、编制虚假数字掩饰国家糟糕的经济形势”等多项指控被弹劾。她的下一任总统特梅尔任期至2018年底,后因涉嫌贪腐被捕。现任总统博索纳罗面对严峻的疫情形势,继续抨击隔离政策,消极抗疫,不光与国会、地方政府和法院之间冲突不断,更导致巴西陷入政治孤立,逐渐失去区域领导地位。

  阿根廷的政治环境同样不稳定,几十年来,商业环境在国企和私有化中来回摇摆。不同党派执政后,各利益集团制定的政策又不具连贯性,执行者左右为难,国外投资者的信心也无法建立,其结果必然导致经济的停滞不前,甚至倒退。

  这种情况下,拉美国家又滥用货币政策,造成了本国货币兑美元的大幅贬值。

  2020年,美国提出史上最强的经济刺激计划,还祭出了无限制的量化宽松政策。讽刺的是,美元不跌反涨。美元凭借其在当今货币体系中的主导地位,收割全球。只要经贸中仍大量的使用美元,美联储的宽松政策也很难造成美元被抛弃。

  而对于拉美国家,结局就大相径庭了,不但“去美元化”很难实现,货币超发造成恶性通胀,直接使本国货币对美元大幅贬值,甚至被抛弃。

  阿根廷历史上多次尝试建立稳定的货币体系,通过不同的比例回收旧币,但始终无法建立体稳定的货币体系。如今,阿根廷自己都不相信本国的货币了,成了美国之外人均持有美元最多的国家,达到人均持有1500美元的水平。

  在委内瑞拉,恶性通胀使得民众着急把手中的玻利瓦尔币花出去,抢购物品成了全国性的风潮。许多商家甚至拒收委内瑞拉纸币,尤其是500玻利瓦尔钞票,大多数情况下要求以哥伦比亚比索付款。

  在“去美元化”的挫折下,统一货币成为下一个“欧元区”会是拉美国家的出路吗?

  贸易往来频繁的邻国,统一货币不但能大幅减少贸易结算的成本、提高效率,对抗因汇率波动造成的经济与金融风险。还可以提高经济体在国际上的地位。

  2019年,阿根廷、巴西、巴拉圭、乌拉圭四国已开始评估统一货币的可能性。纵观拉美一体化的历史,尽管主要国家对推动区域一体化有着基本共识,但意识形态的差异、政治立场的差别仍为最大阻碍。因此,拉美离实现统一货币的愿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恐怕只有当政治局势更为稳定,汇率才能走出持续贬值的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