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元汇率转换网

金融市场史上首现股汇齐涨 人民币兑美元或震荡走强+盈透证券出金被拒

外汇开户

  原标题:金融市场史上首现“股汇齐涨” 人民币兑美元“破7”或震荡走强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郭嘉沂表示,外资流入与汇率走强息息相关,但只要汇率弹性与资本流动相匹配,便不存在所谓的热钱风险,汇率波动可以作为宏观经济的缓冲器。

  近来,人民币资产出现一个新特点,人民币汇率和股票市场齐涨。

  人民币汇率方面,7月6日,人民币在岸和离岸美元兑人民币汇率均升破7.03;7日,离岸人民币则最高升至6.9965,时隔四个月首次升至“7”以下;8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调升103个基点,报7.0207。

  股市方面,沪深300指数6月全月上涨7.68%,7月1日-8日大幅上涨14.65%。

  “以前只有‘股汇齐跌’,现在‘股汇齐涨’是今年新的情况。”7月8日,招商银行首席外汇分析师李刘阳表示。股市跟人民币汇率有同步性,股市是因,人民币汇率是果,境外资金流入股市,股汇双涨。

  “自2019年10月份以来,人民币跟A股走势的相关性系数都在0.5以上,就是说明显的一个相关性增强了。”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分析师周茂华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对于下半年汇率走势,多位市场分析人士预期,基本面支持人民币逐步回升,但人民币出现大幅趋势的上涨可能性也比较小。

  A股、人民币汇率齐涨

  “这与以前的股市上涨不一样,以前主要是境内资金驱动,现在境外资金流入也变成了重要力量。”李刘阳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电话采访时说,股市带动风险情绪上涨。人民币本质上是一种风险货币,在风险情绪偏好时汇率会上涨。

  他认为,我国金融开放在加大,沪港通、深港通给了境外资金流入中国资产的新窗口。美欧日等海外整个融资成本也便宜,流动性也不缺,需要去寻找好资产。中国的股权资产无论是从回报率、稳定性,或汇率稳定性来说,对境外投资人而言是比较有吸引力的。

  从资本项下看,7月份以来,北向资金累计流入达到538.05亿元,2020年以来北向资金的净流入逾1700亿元。

  兴业研究首席汇率分析师郭嘉沂表示,全球主要经济体货币宽松延续,以及全球风险情绪保持稳定情况下,下半年资金从美国向外围市场溢出,人民币与港币资产有较大吸引力,带来汇率升值压力。

  “近日,股市涨和人民币汇率升,是人民币资产进一步受到青睐的结果呈现。”恒生银行(中国)有限公司副行长兼环球市场业务主管吴英敏对记者说,人民币本轮升值已经酝酿了一些时间,最近的走势在市场的预期之内。主要的推动因素,一是中国疫情防控走在各国前列,复工复产情况良好,经济展望相对乐观。二是,与欧美日央行相比,中国央行相对克制的货币政策,也有助于人民币汇率保持坚挺。

  从资本项看,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最近公布“官方外汇储备货币构成”数据显示,一季度人民币外汇储备总额为0.22万亿美元,实现连续五个季度的增长。人民币在全球外汇储备占比也升至2.02%,创历史新高。

  7月7日,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新闻发言人王春英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国外汇储备6月末规模为31123亿美元,较5月末上升106亿美元,升幅0.3%。她表示,6月,我国外汇市场供求总体保持平衡。受新冠肺炎疫情仍在全球流行、主要国家货币及财政刺激政策等因素影响,国际金融市场上美元指数小幅下跌,主要国家资产价格有所上涨。汇率折算和资产价格变化等因素综合作用,当月外汇储备规模上升。

  继续升值,还是震荡?

  多位业内人士表示,预期下半年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仍将震荡走强。

  “下半年经常项目逐步转好,基本面支持人民币逐步回升。”李刘阳表示,判断人民币汇率长期趋势还是看经常性项目,一季度经常项目是逆差,主要原因是停工影响出口,二季度复工复产带动进出口贸易复苏,旅游等服务贸易支出减少。

  郭嘉沂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第三季度升值破7之后将打开更大升值空间,11月大选之后关注中国和美国关系变化。整体看来,已结束了2018-2019年贬值趋势,进入宽幅震荡。随着未来我国率先收紧货币政策,紧货币宽信用周期中将趋势升值。

  吴英敏也表示,维持对人民币资产的看多观点,主要有三方面的支撑因素:一是,人民币资产稳定最大的依靠是中国经济实力和增长潜力;二是,人民币资产的无风险收益率在主要经济体中是最高的;三是,人民币币值的相对稳定。

  “人民币是否会出现大幅趋势的上涨?可能性也比较小。”周茂华认为,中国属于偏外向型经济,全球疫情持续蔓延,不确定性可能会导致人民币缺乏大幅持续升值的动力。

  市场盈透证券出金被拒人士预计,下半年美元缺乏走强的动力,但也很难走弱。

  “在美联储高度宽松的背景下,美元汇率接下来会持续承压,相对而言人民币不排除会有进一步表现。人民币汇率对中国和美国关系高度敏感,也要留意双边关系的演化发展。” 吴英敏对记者说。

  “下半年美元可能仍维持弱势,一方面是美元缺乏基本面支撑。因为美国的二次疫情的反复,以及美国下半年的大选,可能会削弱美联储的零利率宽松政策,无限量供应流动性,这也会制约美元持续走强。” 周茂华认为,但有个比较微妙的地方,美元缺乏持续走弱的趋势,因为疫情不确定性仍是比较大,美元在全球来说比较特殊,具有避险功能。

  值得注意的是,市场预期人民币汇率振幅可能会扩大。

  李刘阳说,整个长期的回升过程当中,阶段性的资本流入流出会形成汇率的波动。以前人民币汇率跨境收支是以经常项目为主,主要包括进出口贸易和服务贸易等,现在汇率逐渐由资本项目流动驱动。资本项目既会阶段盈透证券出金被拒性流入,也会阶段性流出,稳定性比经常项目要差一点,因此人民币汇率波动性可能比以前变大。

  郭嘉沂表示,外资流入与汇率走强息息相关,但只要汇率弹性与资本流动相匹配,便不存在所谓的热钱风险,汇率波动可以作为宏观经济的缓冲器。此外,目前我国跨境逆周期调节管理与监测工具都较为完备,可以预防类似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