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元汇率转换网

美联储QE多米诺效应凸显:机构疯狂加杠杆买涨美股_利率互换

外汇开户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原标题:美联储无限量QE多米诺效应凸显: 机构疯狂加杠杆买涨美股

  高盛机构投资者部门(PB)发布的最新每周风险敞口报告显示,上周对冲基金的净杠杆率触及过去两年以来最高值75%,与此相对应的是,对冲基金的美股认购量飙涨至过去10年以来最高点同时,看跌/看涨比(PCR)则创下历史低点。

  美联储货币宽松措施正悄然转向。

  德意志银行经济学家瑞安(Brett Ryan)指出,近期就业等经济数据表明美国经济已度过疫情冲击的最艰难阶段,促使美联储货币宽松侧重点,从恢复金融市场流动性转向经济平稳复苏。其具体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QE购债力度较3-4月份明显缩水,二是新型货币政策工具出台频率也随之下降。

  “不过,如何调整新一轮货币宽松的新量化目标,既可以促使美国经济复苏,又能避免美元流动性泛滥所引发的资产泡沫风险,将是美联储急需解决的新挑战。”一位华尔街股票多策略型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指出。

  记者注意到,由于过去3个月美联储通过无限量QE措施释放逾3万亿美元流动性,众多对冲基金正大举涌入美股套利,令纳斯达克指数在6月8日创下历史新高。

  高盛机构投资者部门(PB)发布的最新每周风险敞口报告显示,上周对冲基金的净杠杆率触及过去两年以来最高值75%,与此相对应的是,对冲基金的美股认购量飙涨至过去10年以来最高点同时,看跌/看涨比(PCR)则创下历史低点。

  “没人愿意错失这场由美元流动性泛滥所引发的买涨美股套利盛宴。”上述股票多策略型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表示。目前他们使用5倍资金杠杆大举买入2倍看涨纳斯达克与标普500指数的ETF产品,以往他们的资金杠杆倍数平均值仅有3倍。

  资产管理规模逾2500亿美元的美国古根海姆投资公司(Guggenheim Investments) 首席投资官Scott Minerd表示,这驱使美联储不得不调整未来货币宽松步伐——相比引入国债收益率曲线控制(YYC)的新货币宽松措施,美联储可能在6月货币政策会议上重拾前瞻性指引,即向市场传递明确信号,只有未来五年期美国平均通胀率实现超过2%的目标,美联储才会开始收紧货币政策。

  “此举的好处,一是让美联储的货币宽松举措变得更加灵活,二是兼顾美国逾万亿美元发债募资需求。”他指出。

  然而,多位对冲基金经理坦言此举未必能有效遏制美股持续上涨等资产泡沫风险。

  据FactSet数据显示,在美联储无限量QE措施导致美元流动性泛滥的助推下,标普500指数当前估值已达到未来12个月所有成分股预期收益的逾22倍,市盈率则创下2000年初以来的最高水平。

  “如今我们很难指望美联储会回笼流动性以遏制资产泡沫风险,只能靠自己规避资产价格下跌风险。”一位美国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坦言,目前他们已逢高抛售美股,并以高杠杆买入美债以博取类似美股投资的高回报。

  在他看来,这让整个对冲基金又陷入新的风险,若美股突然大跌导致流动性风险再起,大量机构抛售美债筹资应对资金缺口,他的上述避险操作同样会遭遇潜在的巨大亏损。

  买涨美股套利盛宴

  “我们正持续加杠杆买涨美股。”上述股票多策略型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表示。尽管他们内部认为当前美股估值与美国实际经济复苏基本面,以及近期社会动荡完全脱节,但冲着美联储无限量QE措施所释放的逾3万亿美元流动性,他们仍义无反顾地追涨纳斯达克指数再创新高。

  高盛数据显示,当前这家金融机构的大宗股票交易经纪业务的净买入率为2.4:1,原因是越来越多对冲基金等机构投资者正选择对美股进行空头回补操作。

  Wrightson ICAP首席经济学家Lou Crandall向记者透露,当前美元流动性泛滥的确创造了难得的买涨美股套利机会,由于企业资金救助措施的操作复杂性,美联储所释放的逾3万亿美元流动性并未悉数流向实体经济,而是在金融市场流转,最终被金融机构借入投向美股等资产。

  在他看来,美元流动性泛滥对美股上涨的助推作用,已远远超过上市公司回购股票操作,去年美国上市公司回购股票的总金额不到8000亿美元,但如今逾3万亿美元流动性正争相寻找新的投资方向。

  BK Asset Management宏观经济研究主管Boris Schlossberg表示,美联储也注意到美元流动性泛滥所引发的美股上涨等资产泡沫风险,持续调整QE资金投放方式,除了压缩每周QE购债额度,还在优化中小企业放贷计划,以便将QE资金直接“对接”需要资金偿还贷款避免破产的广大中小企业。

  “此外,美联储可能会重拾前瞻性指引措施以替代市场热炒的国债收益率曲线控制(YYC)的新货币宽松措施,进而给新一轮货币宽松量化目标降温。”Scott Minerd表示。

  然而,资本市场对此并不买账。

  多数华尔街金融机构注意到,当前美联储的每月约1250亿美元QE购债额度,不足以满足财政部每月逾1700亿美元的国债净发行融资额,这还不包括为了刺激经济复苏,明年起美联储每年还需买入约2万亿美元美债。因此美联储将不可避免地大幅加码货币宽松力度。

  “这足以刺激对冲基金无视当前美国经济复苏基本面与社会动荡,冲着美元流动性日益泛滥而大举买涨美股套利。”前述股票多策略型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透露。目前不少激进的对冲基金已将资金杠杆倍数放大到8倍,美股多空比例从3月中旬的3 :7大幅调整为9:1。

  他坦言,除非美联储释放回笼过剩美元流动性的信号,才有可能令这轮买涨美股套利盛宴褪去,但随着社会动荡导致美国经济复苏不确定性增加,上述状况出现几率正变得极低。

  买涨美债套利反遭“退潮”

  相比买涨美股套利盛宴潮起,买涨美债套利前景则变得相对黯淡。

  6月以来,美债价格反而出现一轮快速下跌,令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一度从0.76%大幅飙涨至0.9%附近,截至6月9日19时,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仍徘徊在0.85%附近。

  Boris Schlossberg坦言,这背后,是美联储无限量QE措施的负面效应正在显现,一是美元流动性泛滥导致6月以来美元指数快速大跌,导致不少海外投资机构纷纷抛售美债资产避险,二是越来越多投资机构担心美联储不会很快启动国债收益率曲线控制(YYC)的新货币宽松措施,纷纷获利回吐——赶在6月美联储货币政策会议举行前,逢高卖出美债“退出”套利操作。

  记者了解到,围绕美联储是否很快推出国债收益率曲线控制(YYC)的新一轮货币宽松措施,华尔街金融机构分成两大阵营,支持者认为此举有助于美国控制美债收益率因发债量巨大而大幅上涨,确保美国大规模经济刺激计划的发债募资成本“偏低”,反对者则认为当前2年期以内美债收益率已逼近零附近,美联储此举只会给金融市场更大的货币宽松预期,加剧资产价格上涨泡沫风险。

  “目前,反对声音已超过支持者,且美联储迟迟未能解答国债收益率曲线控制(YYC)货币宽松措施的两大关键问题,一是QE资产购买计划的速度与量化目标如何设定,二是通过前瞻性指引设定新一轮货币宽松的触发条件。”Boris Schlossberg告诉记者,这迫使越来越多全球债券投资机构赶在美联储6月货币政策会议举行前,纷纷利率互换提前抛售美债资产解除套利操作。

  美国银行首席投资官Michael Hartnett发布最新报告指出,美国国债收益率无序上升,将会是夏季最大的“痛苦交易”,债券投资机构选择适时解除买涨美债套利操作也是无可厚非。

  不过,美债市场永远不乏抄底者。

  记者多方了解到,近期不少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正在抛股投债——通过高杠杆买入美债获取类似美股的高回报同时,对冲美股下跌风险。

  “尽管我们知道这未必是万全之策,因为美股下跌所造成的流动性风险也会波及美债市场,促使大量机构抛售美债筹资填补资金缺口,但我们总觉得相比而言,持有美债所面临的爆仓风险可能更低,且一旦美国金融市场再度出现3月中旬的流动性风险,美联储肯定会再次不遗余力地加大QE力度救助美债。”前述美国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经理直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