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元汇率转换网

经济堪忧偿债难 海外主权债务危机“幽灵”隐现-陈思妤

外汇开户

  原标题:海外主权债务危机“幽灵”隐现

  □本报记者 薛瑾 

  受疫情冲击,海外企业债务危机阴云未散,又一波债务危机“幽灵”隐现。疫情发生后,全球央行纷纷加码宽松政策,各国财政部门各自祭出大规模刺激措施。政府举债,央行印钞,很多国家主权债务规模急速攀升,不少已接近主权债务危机边缘。一些经济疲弱且本就债台高筑的欧洲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成为主权债务危机重灾区。

  刺激举措推高债务

  为了缓解疫情对经济带来的冲击,全球主要国家纷纷推出刺激措施,加码宽松政策,扩大财政支出。分析人士指出,这些大规模的刺激措施,或为新一轮债务危机埋下伏笔。

  美联储、欧洲央行、日本央行等均在大举推进购债计划。以美国为例,美联储官网关于美联储资产负债表变化情况的报告显示,2月末,美联储的资产负陈思妤债表规模还在4万亿美元左右,到4月末已经攀升至6.5万亿美元以上,创历史最高水平。

  根据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此前预计,数万亿美元的刺激法案或使美国联邦政府赤字翻两番,达3.7万亿美元,这将是美国历史上最大赤字。富国银行预计,美国2020财年联邦预算赤字可能达2.4万亿美元,占GDP的11.2%,创“二战”以来最大赤字比例。

  美国债务规模膨胀,在疫情发生前就受到不少机构关注和预警,疫情后这一问题进一步凸显。事实上,债务不断膨胀是近年来全球面临的共同问题。

  国际金融研究协会(IIF)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底,全球债务总规模为255万亿美元,创历史新高,占全球GDP的比重为322%,比2008年金融危机时还高出40个百分点(87万亿美元)。其中,各国政府债务占据最大份额,达70万亿美元。

  在全球主权债务已达历史高位的背景下,各国为应对疫情出台的刺激举措再度大幅抬升债务规模。疫情暴发前,世界银行就曾对新一轮全球债务危机风险发出警告。疫情之下多国经济停摆,若遇大量债务陈思妤到期,就可能发生偿债困难,继而引发债务危机。

  关注风险高发地

  2019年全球经济增长出现疲态,今年疫情的暴发更是扰乱正常经济活动,经济雪上加霜。全球范围内现金流压力骤增,债务危机被触发概率进一步加大。分析人士估计,此轮主权债务危机最可能出现的地方,是一些欧洲和新兴市场国家。

  有分析称,欧元区国家目前政府和企业部门的债务率都超过100%。据统计,欧洲多数国家的债务水平已超过2009年末欧债危机发生初期。意大利的政府债务杠杆已超过150%,西班牙、法国、葡萄牙等国也均超过100%。这些国家的经济本就疲弱不堪,受疫情影响财政刺激政策升级,或进一步加重政府债务负担。 

  麦吉尔大学学者帕特里克表示,欧洲一些经济强国如德国、荷兰,不愿意为经济疲弱、受疫情冲击大的脆弱国家如意大利和西班牙“买单”,或让欧洲南部国家的债务问题愈演愈烈,甚至出现某种经济动荡。如果欧盟能够达成一致,共同承担,债务危机再次发生的概率将减小,否则欧盟只能更加四分五裂,“穷国”将淹没在债务海洋中。

  新兴市场国家也将首当其冲。彭博社指出,一些金融系统脆弱的新兴市场将面临更大的债务违约风险。新兴市场有约8.4万亿美元外债,占这些国家GDP的30%,今年约有7300亿美元债务到期。疫情前就已外债缠身的阿根廷、黎巴嫩、委内瑞拉等国均位列其中,受疫情冲击,新兴市场的潜在违约名单或增加。

  财经网站Seeking Alpha指出,5月底,阿根廷的债务违约规模将达3230亿美元。债务危机风险正在走高。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上个月已批准对包括阿富汗、海地、卢旺达、也门等在内的25个成员国实行债务减免。G20也同意对世界上76个贫穷国家从5月起至年末暂停债务偿还。

  经济堪忧偿债难

  受疫情影响,欧洲经济大面积停摆。IMF预测,今年欧洲经济预计整体萎缩6.5%,其中,欧元区成员国经济预计萎缩7.5%,或出现史上最严重衰退。该机构还预测,今年全球经济将急剧萎缩3%,造成自1929年“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衰退。若疫情持续更长时间,萎缩幅度将更大。

  分析人士称,随着抗疫长期化和常态化,各国还在抓紧讨论推出更多刺激措施。经济停摆而开销骤增,这无疑会令各国本已沉重的主权债务雪上加霜。

  英国《经济学人》智库表示,在最坏的情况下,遏制疫情令发达国家财政收入减少而公共开支大幅增加,可能引发主权债务危机。特别是一些欧洲国家,如意大利和西班牙,其财政状况在疫情前本已薄弱,如果引爆债务危机,将波及或蔓延至其它发达国家和新兴市场,将全球经济推向更深的低谷。